彻底礼貌

礼貌不是无节制地“您请谢敬祝安惠令贵”,这种行为最多可以算是个优质复读机;彻底的礼貌是把正式的语言用在正式的环境中、把不正式的语言用在随意的环境中。礼貌来源于比较。

我们可以做一个思想实验。如果我们把上面列举的这些敬辞谦辞,使用一些记忆删除的魔法、全部从日常语言中去掉。很自然地,所有写商务信函、请柬的人都会自己重新发明出一套敬辞谦辞出来,例如用复数来表示尊敬(例如“你们”\(\to\)“nim”\(\to\)“您”的自然发展),使用一些表示“好”的词汇来重新代替原来的“惠”“贵”之类的字,以此类推。

在光谱的另一边,我们可以把这样的论证用于最不正式的用词中。当你试图达到乌托邦式的彻底礼貌,在100%的范围内消除掉脏话的时候,你也会遇到一样的情景:除非你可以让每个人都24小时磕嗨了、或者把每个人都变成萍琪派,否则人总是有说脏话的需求的。就像你可以堆砌一些俗套的敬辞以达到极端一样,由于极端的糟糕情况时有发生,侮辱性非常强的脏话也必然是存在的。如果没有的话,人们就会找到那些正常的描述性行为、性器官、亲人、排泄器官、宗教、死亡的词语,然后滥用它们、把它们变成脏话(就像 dick 和 fuck 在五百年前的地位类似于当代的 penis 和 sex)。我们也可以看到,在各种不同的网络社群上,每当对脏话的关键词审核出现(先不谈误伤 Penistone 和 Scunthorpe 的情况),人们总是可以绕过这种限制(例如 fuck \(\to\) firetruck)。

还有一个值得讨论的地方是,如果一个人的每句话都是极端俗套的敬谦,那么在神志清醒的听者读者看来,这个人的所有敬词就没有尊敬的意义了;更进一步其很可能是在反讽。同样,如果一个人的每句话都是脏话,那么在听的时候可以直接把所有的 ^(f.+k(ing)?|g.+d.+[mn](it)?)$ 过滤掉,也听起来不像在骂人。礼貌来源于比较。

所以下次在你喜爱的社群中看到有人爆粗口的时候,请不要直接把他们当成“没有素质的人”来“不欢迎”;观察一下,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行为。没有人单纯只是为了恶心人来骂人——他们往往是真的有想骂的人。